五、“盗棺基”的传说

人民网-湖北频道

老桐城东乡四大老街之一——老湾街记忆(下篇)

由于地理位置的独特性,这里历来成为兵家厮杀的战场。据民间传说,元末明初朱元璋和陈友谅灵魂的决战就是在此地展开。故事很多,什么“真娘娘假天子”,“活葬母”,“筑窑基”“老鼠吃高粱”等,我时有耳闻。由于年代久远,仅口口相传,又缺少文字记载,故事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话题。一些老人也仅能说出一些零散的细节。经过走访,我把这些故事梳理了下,尽可能让他们连贯合理些。故事是围绕一个“盗棺基”地点展开的。

7月3日,湖北洪湖警方通报,6月13日,洪湖市公安局老湾派出所民警经过缜密侦查,追踪蹑迹,将一名深夜无故用弹弓打破10多个居民门窗和车窗,涉嫌寻衅滋事的嫌疑人蒋某抓获归案。

陈友谅还未发迹时,和母亲相依为命。他把母亲安顿在老湾街,自己出没陈瑶湖,风涛弄险,打鱼为业,打得的鱼让母亲在老湾街出售。一次他把一根撑船竹篙插在湖中忘记带回,第二天,找到时,竹篙居然长出了竹枝竹叶。

老桐城东乡四大老街之一——老湾街记忆(下篇)

(陈友谅雕像)

陈友谅十分惊讶,不敢取出竹篙,急忙向附近普济寺的大法师请教。大法师说,你这一篙子插在龙嘴上了,将来会大富大贵,但有个节坎不知你能否过得去。此坎实在无天理人伦,但惟此一途,你才有机会称雄天下。陈友谅急忙请教是什么坎,法师告诉他,现在龙王咬住你的手中竹篙,并且让它重新发芽,是天生异象。只要你让母亲赤身沉入此处,与龙王相会,你的母亲就成了真娘娘,你就是龙子了。虽然是假的,但只要你在母亲将死未死之时,将她葬龙尾脊处,你就有了真龙天子的身份了。龙尾脊就在老湾街“湾溪河”西岸坟场中,一切要秘密进行,千万不可为他人知道。法师还告诉他将来发达了,可从老湾街到插竹篙处修建九十九口窑基,方可保万无一失。法师本来想嘱咐他修一百口的,在更远的入江口处也修一座,但考虑到陈友谅天生反骨,总爱在别人数字上加一而行事,于是告诉他只修建九十九处。陈友谅想知道其中奥秘,法师说:“天机不可泄露。”说完第二天,法师就坐化了。

6月23日早上7时,该所民警接到群众报警***,称位于洪湖市老湾回族乡街道的烧烤店的门窗玻璃被人打碎,民警闻警而动,迅速赶往现场。经过民警询问店主具体情况并仔细勘察现场,发现大门玻璃和窗户玻璃上都有一个弹孔,整面玻璃像蜘蛛网一样碎开,在店内的地板上还找到了圆形钢珠,民警现场研判,门窗的玻璃应是被人用弹弓射击钢珠打碎。与此同时,烧烤店隔壁的居民也反映自己家的门窗也被人打碎,民警在现场也发现了跟烧烤店门窗玻璃一样的破坏痕迹,地上也有钢珠。民警断定作案应该是同一人所为。随后,民警又接到一连串的报警***,称自己停在老湾街道路边的车窗玻璃被人打碎,民警迅速赶往现场后发现,车窗玻璃被人打碎的痕迹跟烧烤店和居民家中被打碎的玻璃一模一样,地上发现有钢珠。

民警在老湾街道附近细心观察沿路监控,经过艰苦的寻觅,终于在老湾堤防管理站门口发现了一个监控,可是调取监控后发现,在当日深夜凌晨2点多钟,光线很暗,只看到烧烤店附近往街道方向有一个人影一晃而过,根本无法辨认视频里那个人的像貌。民警顺着仅有的一个模糊背影方向,在街道上一家母婴店的监控探头里目睹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过程,视频里犯罪嫌疑人身披雨衣,头顶射灯,左手持弓,右手拉弦,犹如“神射手”一般,一发钢珠精准命中路边的车窗玻璃。民警通过观察监控里的嫌疑人,锁定了老湾乡某村的蒋某,经过摸排调查,确定蒋某在家中,该所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赶往其家中,将其抓获。据犯罪嫌疑人蒋某(男,35岁,洪湖市老湾回族自治乡人)交代,其在购物网站上购买了一把弹弓和300多枚钢珠。6月23日凌晨2时许,蒋某从家里出来,准备到老湾街道宵夜,走到一家烧烤店门口,看到店门紧闭,顿时,感到十分恼火,加上平时和该店的老板有点矛盾,更是恼羞成怒,于是毫不犹豫的用手中弹弓将烧烤店门窗打碎。

从发案到抓获嫌疑人,该所民警仅用了4小时,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工作,换了辖区老百姓的平安、幸福指数,使老湾这个少数民族之乡,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祥和。

目前,犯罪嫌疑人蒋某已被洪湖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吴道敏 刘成 余骊)

此时,陈友谅母亲就住在老湾街一家客栈里,昨天他太累了,夜里沉沉地睡了一觉,梦见一条老龙与她倾诉衷肠,告诉她明天可在湾溪河西岸相聚。果然第二天,陈友谅让人把母亲带到竹篙处,逼着自己的母亲赤身沉入水中,取出竹篙。然后就按法师吩咐,趁母亲奄奄一息,把母亲葬在了老湾街西边那块坟地里。从此陈友谅,一帆风顺,纵横天下,自称为帝,只有一个朱元璋没有降伏了。想到大法师的话,他志得意满,大法师的话已一一应验,他嘱咐我的事,我不能不照办。于是,这位总爱在别人数字上加一的陈“皇帝”,这一次,很听话,只做了九十九口窑基,到插竹篙处为止。

老桐城东乡四大老街之一——老湾街记忆(下篇)

此时朱元璋也在想尽办法怎样铲除最大对手陈友谅。一天,朱元璋在营地外闲逛,思索破敌之策。突然看见一只老鼠,特别大,正往一株已成熟的高粱秸秆上攀爬,想去啃食顶上的高粱,可是将到顶时,一阵风来,老鼠就被摔倒了地上,老鼠只好重头再来。这样连续了三次,老鼠都没有成功。朱元璋很好奇,仔细看着,想,我看看你最终能否吃到高粱。后来,朱元璋看见老鼠不再攀爬了,改为啃咬高粱竿根部,不一会,高粱倒下了,老鼠如愿所偿。“掘其根本”,哎呀,这不是上天在启示我吗?让我断了陈友谅的根本吗?陈友谅的根在哪里呢?古人迷信,挖了别人的祖坟,就是断了他的根。关于陈友谅“活葬母”的事,他是有所耳闻的。必须找到陈母葬地。于是经过一番打听,探得了准确消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朱元璋派人盗挖了陈友谅母亲的棺木。后来,陈友谅战败,由于缺少一口窑基,母亲棺木被盗后,祖灵未能通过这些窑基一步一步,奔入长江,龙游大海。原来必须要一百口窑基,才能保证陈友谅躲过此劫,东山再起。假就是假的,实在是天意啊!

后来插竹篙处就叫“龙王嘴”,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就是现在铜陵市郊区灰河乡普济圩农场龙王嘴中学处。据传,陈友谅称帝后,一度准备在此修建皇城。母亲葬地,因其棺木被盗,人们称其为“盗棺基”,现在,一些老人还记得这个地名,它就在现在老湾商贸主干道世纪华联附近。至于其他窑基,由于地势较高,形成“墩”,久而久之,有的成了坟地,有的成了村庄,散落在老湾向北而东的长江沿线上。

我查阅相关历史材料,陈友谅一生最辉煌的业绩就是攻克贵池和安庆。这些传说,可能还真有些影子呢!

老桐城东乡四大老街之一——老湾街记忆(下篇)

六、落后与新生

过去,老湾街一带的经济,相对周边的汤沟、横埠、周潭等地可能要落后些。主要原因,我认为有三点:一这里是圩区,河道纵横,湖泽遍地,长江年久失修。水患接二连三,不是江水决堤,就是内涝溃圩,人民常常流离失所。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家财,一场洪水就冲得精光。记得老湾街上有个学识渊博的老诗人方金鉴曾叹道:

滔滔洪水酿奇灾,五夜惊如万马来。

风起波摇庐尽荡,月明湖阔双桨开。

泰山可靠终非靠,故里思回不得回。

骨肉如今天各一,暮云瞻去泪盈腮。

二外来人口多,资源匮乏。古代这里是一片汪洋,传说是南海梢。至今这里还有一处关于晒经石的传说,传说唐僧师徒,从西天取经回来取道南海路过这里,不慎将经传掉进了河里,捞取后在此地一块石头上翻晒。这块石头就成了神石,叫“晒经石”,人们在此造了一座庙纪念此事,叫“晒经庙”。后来湖水渐退,沙土淤积,长出了一些陆地,陆续来了一些逃荒要饭的贫苦百姓在此住居,有了人烟。人是越积越多,可这里除了湖泽里的鱼虾以及荒坟荆丛里的獐麂野兔外,其他可供生存的资源实在很少。

三这里战争不断,历来是各方势力交汇的地方。就拿抗日战争时期来说。这里就有日本人、广西佬、新四军和地方神道组织等四大武装出没。纷争不断,百姓哪有安生的日子?

经济的落后,带来文化教育上的相对滞后。解放后这里虽然开设了许多学校,但由于底子薄,师资匮乏,这里的教育水平依然不尽如人意。别的不说,就拿我常在一些微信***上发的文章阅读量来说,写老湾的阅读量总比写汤沟、横埠、周潭的文章少一大截。虽说有文章质量方面的原因,但老湾网络不普及,上网阅读人少也是个重要原因吧!

老桐城东乡四大老街之一——老湾街记忆(下篇)

幸好,今日的老湾街一带也跟上了时代发展的步伐。随着开发区就在老街西边和南边不远铺开,老湾街的面积比原来扩大了好几倍,过去不少沟塘、坟场、田地都变成了宽阔平坦的街道。虽然老街冷清了,但新街生机勃勃。曾经令人恐怖的“盗棺基”,成了街市的中心。新修的南北走向的公路直贯老湾河,通向王套江边公路。原先日本人设定到汤沟的线路,又重新修通,更为笔直和坚固。前年,G347国道,也从老湾街北端横贯而过。一时,街尾变街头,村后变村首,老湾彻底改变了走向。如今,政府正在王家套处修建一座现代化的货运码头。一条货运铁路,将从安徽省会合肥出发,直达这里。老湾,将是这条货运铁路的终点站。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老湾这个古老的名字将为更多人提起。

“人间正道是沧桑”,现在老湾街在行政区划上已归属铜陵市郊区老洲镇管辖,但它的根依然生长在枞阳县乃至老桐城的血液里。桐城东乡四大老街,目前只有汤沟和老湾街依然活着,这是老湾街的幸运啊!

老桐城东乡四大老街之一——老湾街记忆(下篇)

(本头条号上文章、诗词均为该号作者原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未经允许,不得转载)